首页  校史沉钩
葛德石与沪江大学
发布时间:2016-09-14   浏览次数:


  1896年12月15日,葛德石生于美国俄亥俄州北部小城蒂芬。葛氏家族在当地颇有影响,其父母皆是教会精英及大学教师,这为葛德石的成长创造了良好环境。
  葛氏家族从葛德石祖父弗雷德里克上尉开始便与丹尼森大学结下渊源,上尉自己毕业于丹尼森大学,并娶校长千金,而葛德石父母又都曾在丹尼森大学执教。1915年8月,葛德石进入丹尼森大学,主修地质学。
  葛德石喜欢学以致用,专注和执著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但是葛德石的大学生活远不止专业课程学习。在课余之际,葛德石还有两大爱好。第一是辩论,第二是运动。辩论使葛德石学会思考,并清晰表达自己的思想,而运动又增强他的体质和野外活动能力。这两大爱好都为葛德石日后成为一名地理学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19年5月,在修满一百二十四个学分之后,葛德石顺利从丹尼森大学地质系毕业,获得理学学士。1920年秋,葛德石进入芝加哥大学地质系,师从当时美国地质学名家罗林·索尔兹伯里,并于 1923年 5月获得地质学博士学位。
  葛德石的堂兄葛德基于 1910年被派往汉阳,在华洋义赈会华中地区工作。1916年定居杭州,任私立蕙兰中学校长。1925年起为中华基督教教育会干事,直至 1946年才最终离开中国。葛德基一生在中国三十余年,致力于中国的基督教会大学教育,与胡适、顾毓秀等名宿均有来往,在民国教育界赫赫有名。
  受堂兄的影响,葛德石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20年,葛德石致信葛德基表达要去中国的意愿。在中国举目无亲而又无子的葛德基非常希望葛德石能来中国。葛德基告知他,浸会在中国的传教事业蒸蒸日上,由浸会创办的沪江大学有一个非常适合葛德石的地质学教职,机不可失,最好硕士毕业后即来。同时,作为沪江大学的校董,葛德基将葛德石推荐给沪江大学校长魏馥兰。
  1921年春,在葛德基引荐下,葛德石在芝加哥见到返美述职的魏馥兰,商谈去沪江大学任教之事。魏馥兰告知沪江大学计划成立地质地理系,需要地学老师,现在只待董事会批准。葛德石和魏馥兰约定先拿到芝加哥大学博士之后再去中国,而且他有芝加哥大学的奖学金,离博士学位只有一步之遥。1923年3月,葛德石被美北浸礼会海外差会任命为耶稣福音会华东差会的一名传教士。6月,葛德石获得芝加哥大学博士学位之后,即被派往上海沪江大学任教。
  1923年6月,葛德石乘船至欧洲,在苏联驻德国大使馆办理签证,并在欧洲周游一个月后,乘坐火车穿越苏联的西伯利亚,途经蒙古,最后抵达中国。
  1923年 10月,葛德石抵达上海沪江大学报到。作为传教士的惯例,他被派往北京的华北协和华语学校学习一年汉语与中国文化。经过一年的学习,掌握一定的中文会话能力及阅读能力,开启了他研究中国的第一步。
  1924年 5月,葛德石在掌握一定汉语之后,结束了在北京的学习。在返回上海之前,葛德石从北京启程,前往甘肃考察,特别是海原地震区。1920年12月,甘肃海原县发生8.5级地震,其震级和烈度均为世所罕见,震惊全球。作为地质学者的葛德石,对地震引起的地质变化非常有兴趣,所以前往考察,前后历时三个月。1924年8月底,葛德石返回上海,执掌沪江大学地质地理系,并于1924年至1929年间担任助教授兼系主任。
  中国的地学高等教育是在二十世纪初才确立的,而地理学的高等教育是在1921年东南大学地学系成立后才正式确立。在当时中国高等地学教育极其缺少的情况下,千里迢迢而来的葛德石已经在沪江大学系统地讲授地质与地理学,他是当时沪江大学为数不多具有博士学位的教授。据1928年统计,沪江大学59位教员中,有9人具有博士学位,葛德石就是其中之一。
  地质与地理学是沪江大学理科的重要组成部分。葛德石在地质学方面开设有“普通地质学”、“历史地质学”、“矿物与岩石学”、“经济地质学”和“地质学原理”等课程;地理方面的课程则有“人文地理”、“亚洲地理”和“中国地理”。在日常教学中,葛德石继承其芝加哥大学导师罗林的风格,是个标准的学者。他治己严谨,早眠早起,不抽烟,不喝酒,日常生活非常有规律。他对学生也是爱之深,责之切,是位出名的严师。葛德石这种风格一生未变。在沪江大学,葛德石每学期都开设四门课,每周十二小时。每年均有近百位学生选修地质地理系的课程,除了课堂讲授,注重实地考察的葛德石还多次带领学生在上海及周边地区进行野外考察,收集了许多地质标本与地图。作为沪江大学地质与地理系唯一的教授,葛德石一身兼数职。1924年至1926年间,葛德石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系里工作上。在他的苦心经营下,沪江大学地质与地理系不断壮大,成为中国当时为数不多的地学系之一。1926年,葛德石在给沪江大学校长魏馥兰的信中写道:“地质地理系在过去的三年中,从无到有,目前已是中国最好地学系之一。1921年在我回复您信的时候就曾表示我到沪江大学,是因为我有兴趣建设中国最好的地学系。”
  1928年,沪江大学地质地理系在全国已经拥有一定地位。当时中国的国立大学只有中山大学、清华大学、北平师范大学和中央大学设有地学系。所以葛德石毫不矜持地说:“它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几个地学系之一。燕京大学是另外一个拥有地学系的教会大学,其余均在北京大学、南京的中央大学等国立大学。即使在国外,一个仅有六百名学生的学院有这么一个系也是少见的。”虽然没有学校的特别拨款,地质地理系还是积累了不少资料。“收集的岩石、矿物、化石等标本总计已经超过五千件。一个规模不大但逐渐成长的博物馆正在利用这些标本向公众展出。中国地图的收集也很完整,同时还有八百多张幻灯片,所有资料及设备的总价值估计已经超过五千美元。”
  沪江大学的理科则是在文科基础上发展而来,至1924年才正式授予理学学士。理科初设时宣称提供化学、物理、生物、地质、生理卫生学及数学的训练,以供在中学教授此等科目,或在专科学校进行理工科的深造。但沪江大学理科最有声誉和最受重视的是生物和化学两科,地质与地理系不幸位列末席,这在师资力量方面有清晰反映,例如郑章成主持的生物系有五名教员,两名助教;化学系则有四位教员,两名助教,而地质与地理系只有葛德石一人。
  其实早在1923年,沪江大学就确定其理科培养方向为医学预科、理科教育和化工三项。由于地质与地理系在沪江大学是小系,所开设课程多为选修而非必修课,所以选课者寥寥。而系里也只有葛德石一人惨淡经营,经费严重不足。校方和教会都对地质地理重视不够,对于葛德石提出的地质与地理系发展的七项要求,始终未予以妥善解决,这也最终促使葛德石于1929年辞职返回美国。
  沪江大学的地质与地理系因为葛德石回国而解散,沪江大学理学院从此再无地质与地理系,只保留一门地理通选课,为大学一年级学生开设,每周讲授三小时,主要研究地理上之环境与人类生活之关系,如地理对位置、地文、物产、气候等影响,对历史、社会学及商学各学生最有价值。虽然葛德石独撑的沪江大学地质与地理系只有五年的历史,但仍为民国地学培养了一批人才,其中翘首当属涂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