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史沉钩
忆你足下生辉——沪江“最有运动天才者”之吴敬仁
发布时间:2016-05-10   浏览次数:

  吴敬仁,原籍浙江鄞县,1928年 1月 24日出生于上海。1946年9月考入上海沪江大学,1950年 7月毕业于沪江大学英国文学系。由于吴敬仁体育成绩出众,1950年 9月至 1952年 9月,被留任为沪江大学体育组助教兼校足球队教练。
吴敬仁自幼热爱体育运动。1943年前后,陈志刚(即陈成达,中国足球界元老)与吴敬仁已经认识。陈成达在回忆中谈到,“我13-14岁时进入圣约翰附属青年中学(即初中),我是住学生,每两周才允许回家一次,那时上海还处在日伪统治时期,生活十分困难,我在校唯一的娱乐就是课后踢小皮球。学校有一片足球场和一个简易体育馆,它们就是我的第二教室。每次下课后我都飞奔至球场,小球友常在此等着我,他就是‘黑皮’———吴敬仁。他身体、球技都比我强,左右脚都能射门,我随着他玩球和分队比赛,几乎天天如此。当时上海光夏、中法和徐汇三所中学都有小皮球和小型球联赛(七人制),尤其暑假比赛更多。我们自行组织小球队积极参加,记得我骑自行车随他赶场比赛,有时一天打二、三场。‘黑皮’是中锋,是取胜的射手,他要求讲究技术配合;我是中场的组织者,在他的指导下,我十分注意传递。我俩配合默契,他左右策动,我立即传给他由他突破射门,我们似乎胜多负少。”
  在沪江大学学习期间,吴敬仁在体育运动方面又有了更好的发展,尤以足球、田径最为突出。陈成达在回忆中谈到,“那时(注:即1950年)吴敬仁已是沪江大学英文系高材生,我和阿方(即方纫秋,曾担任中国国家队主教练)还是高中生。记得有一年暑假由吴敬仁建议和组织我们自费住在沪江大学集训,可见我们这帮年青人的积极性。我们队的战绩一步步上升,在上海逐渐小有名气。”
  1946年11月,吴敬仁加入精武足球队,参加上海甲级足球联赛,出任中锋,后来成为足球场上主要得分能手。解放后,从精武队涌现出的名将众多,陈成达、方纫秋、郑德耀、陈福赉都是国家队的主将。前中国足协秘书长、亚足联副主席陈成达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60多年前吴敬仁是我进入足球圈的引路人。是他促使我在青少年时期迷上了足球,引导我追求技术型的打法,讲究技术配合而获得成功。”
  此外,吴敬仁还擅长中距离赛跑,跨栏更是他的强大优势,曾获得学校400米中栏、110米高栏冠、亚军,并为学校争得高校田径运动会男子组田径团体总分第一的荣誉。当时同学们发起投票评选“50届十佳”,他以毫无悬念的票数当选十佳之一,即“最有运动天才者”。在吴敬仁毕业前后,沪江大学的体育运动在高校中已名列前茅,多次在市大学生运动会、校运动会、工人运动会上获得奖牌。
  吴敬仁毕业前夕,校方组织了一场告别欢送会,其中一个节目是话剧表演,戏名为《俄罗斯问题》。吴敬仁扮演男主角Smith,同学黄佩珍扮演女主角Jessie,在戏中是一对夫妇。当时的演出非常成功,他俩也因此结缘。正如同学们所说的“假戏真做”,1953年6月8日,吴敬仁赢得佳人心,与黄佩珍结为伉俪。
  1950年9月至1952年9月,由于吴敬仁体育成绩出众,被留任为沪江大学体育组助教兼校足球队教练。平时他对体育课抓得很紧,对校足球队队员调教严格,常亲临现场,言传身教。每次对外比赛他都要详细布置战术思路和攻防策略,分析双方优缺点,队员受益匪浅,校队整体能力大有提高。“当时很多同学为他放弃英文专业而惋惜。但实际上,在以后的工作实践中,外文使他在体育工作中锦上添花,更上一层楼。”其妻黄佩珍曾感叹道。
  1952年10月至1956年7月,全国院系调整后,吴敬仁并入上海外国语学院体育组,在体育教学中,他运用掌握外语的优势,每逢下雨上内堂课时,用英语传授讲解体育知识,比如上棒球课时,他在黑板上画出棒球场的形状,用英语标注出各个位置,细致讲解规则和知识。此外,他还在新闻系研究生班开授体育新闻课,深受学生们的好评。
  1957年,吴敬仁随全国钟声足球队访问武汉,迎战武汉市冠军队(武汉冻肉加工厂队)。体育场被武汉三镇成千上万的球迷围得水泄不通,比赛结果出人意料,钟声队以大比分9:0狂胜武汉冠军队。吴敬仁在全队团结配合下,个人头顶、脚踢和主罚点球,一人包揽了四粒漂亮进球,被评为全场最佳射手和最佳运动员,荣获双佳。赛后请求吴敬仁签名留念的人群排成长龙,足足有100米长。他朴实地说:“今天我们虽累又饿,但签名一定要签好,才不辜负武汉广大师生的一片真情厚意。”
  在业余时间,吴敬仁翻译了许多有关足球的文章登载在报刊杂志上,如《英国足球协会足球教学指南》等。后来,体育国际交往逐渐频繁,他又被上海市足协聘为翻译。1979年,国际足联讲师团来我国重庆、杭州两地举办高级裁判员训练班,吴敬仁时任翻译。1980年荷兰足球教练杨·突尼森来沪训练上海队及市少体足球队,他也应邀担仁翻译,并在同年海埂举办的青年足球队示范课及对教练员的讲学中担任翻译。1980年起,他还多次在中青杯、长城杯、柯达杯、第一届东亚运动会足球赛中任境外裁判组翻译。
  1998年8月和2000年11月,沪江大学校友会合唱团在学校大礼堂集合,在校训“信义勤爱”的旗帜下,举行了盛大的演唱会。吴敬仁是退休同学会合唱队的骨干,那时他已年近古稀,还经常举行家庭文娱演唱,父母子女全员参与、尽情尽兴。
  2005年5月,上海市大学生体育协会授予吴敬仁同志“上海市高校体育突出贡献奖”,分别被收录进“上海高等教育系统教授录”和“中国普通高等学校教授名人录”。
  2006年,上海理工大学举办百年校庆。50届出版的纪念影集中再次刊登出当年十佳的照片(其中已有四位谢世)。当时校友们看到敬仁仍很精神,不曾想到时隔两年,敬仁竟身罹心脏和肺部重疾,最终不治仙逝。50届同学闻讯,莫不痛惜。
  其妻黄佩珍在《忆永不磨灭的往事深深悼念夫君敬仁》一文中深情追忆,“仁!你聪明,知识面广,能文能武,而且心胸豁达。幽默、风趣、诙谐,哪里有你,哪里就有笑声。你还喜欢音乐,会拉小提琴、吹长号,曾是上海沪江大学管弦乐队的吹号手。为了我喜欢唱京戏,你还自学拉京胡为我伴奏。仁,你走了。留给我的是无限的怀念和深切的悲痛!”
  (本文摘编自《吴敬仁纪念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