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史沉钩
天才作家、翻译家敬隐渔
发布时间:2015-09-25   浏览次数:

   1901年6月13日,在四川遂宁县城文星街一家中药铺的后厢房里,一个男婴呱呱坠地。双亲给他起的名字叫显达,日后他却以敬隐渔的名字驰骋于国内外文坛。
  敬隐渔的父母均笃信天主教,他8岁那年便被送进地处深山的天主教修院。他自幼表现出异乎常人的聪颖,7年的修院学习更是成绩超群,拉丁文习练得犹如母语,希腊罗马经典烂熟于心。令人惊叹的是,在修院的高墙深院之中,少年的他对祖国的传统文化兴趣浓浓,学之不倦。法文本就是修院的必修课,而他15岁时毅然离开修院,又去成都进修了3年。因此他牢牢地打下了中外语言文化深厚的基础。
  1922年春,敬隐渔从重庆乘船来到上海,抱着当兵工厂厂长的志向进入上海理工大学前身之一的中法国立通惠工商学校(1923年改名“中法国立工业专门学校”,简称“中法工专”)工科之机械电气科学习,同样学业优秀。不过最终,他转投身于文坛,首先加入了同为四川人的郭沫若为首的创造社,继而又和鲁迅支持的文学研究会关系密切。文学评论、诗歌创作、小说创作、诗歌翻译、小说翻译、法文小说创作、法文诗歌创作、中法文诗歌自创自译,他的作品不但数量多,而且题材变幻,种类多样,堪称全才。创造社主将成仿吾说他“富有天才”,掌门人郭沫若赞他“天分高”,年轻的伙伴称他“我们的天才”。
  敬隐渔不但是文学奇才,而且是热诚的爱国者。他把鲁迅的《阿Q正传》译为外文,并因为“替我们同胞得了光彩”而感到欣慰。他在作品中对“外国资本的压迫”愤怒填膺。他在法国起草宣言时要求废除列强对中国的不平等条约。他在瑞士发表的演说题目是:《祖国,睡狮醒来!》敬隐渔在中法工专求学时,曾致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罗曼·罗兰表达敬意,很快获得罗兰热情的回应,并在罗兰鼓励下首译其代表作《约翰·克利斯朵夫》。赴欧留学后,他和罗兰更加亲密。正是在罗兰的帮助和鼓励下他将鲁迅代表作《阿Q正传》首译为西文,把鲁迅推向世界。罗兰对敬隐渔在事业和生活上的呵护情同父子。当敬隐渔身患奇症面临遣返时,罗兰大声疾呼:“这不幸的人对新中国会是一个真正的有用之材。”为他留法医治据理力争。罗兰和敬隐渔的友谊,是中法两国人民友好史册动人的一页。
  由于寿命短和史料匮乏,敬隐渔几乎被世人遗忘。郭沫若几十年前就指出:以敬译《阿Q正传》为机缘,“鲁迅……在生前便博得了世界的高名,然而不可思议的是隐渔的名字完全为世间所隐蔽。”旅法作家和翻译家张英伦先生以5年多的时间,在翻阅国内外大量文献资料和深入研究的基础上撰写的《敬隐渔传奇》(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年6月出版),首次真实生动地再现了敬隐渔充满传奇的人生。该书除“前言”、“后记”和“年谱”外,由“奇特的出身”、“奇特的才华”、“奇特的贡献”、“奇特的病症”和“奇特的结局”等5部27章构成。
  特别值得一书的是,敬隐渔21岁来上海就读的学校就是与我校有历史渊源的中法工专。由古罗马转攻数理化,他同样学习优秀,正如他给罗曼·罗兰的信中所说:“我在上海中法工业专门学校获得高中教育证书。我有与法国政府颁发的业士学位同等的文凭。”也就是在中法工专读书期间,他成为创造社的中坚,并且开始了和罗曼·罗兰的通信。关于敬隐渔在中法工专的求学经历,张英伦先生在书中专列一章《上海工专学生》,并指出:敬隐渔在上海中法工专学习的经历,尽管只是他一生中的一段插曲,但“弥补了他知识储备的欠缺,让他的文化底蕴更加全面和丰富”。

分享到:0